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男童被父亲在电话中骂几句带公交卡离家出走

发布时间:2019-09-20 19:34:00

男童被父亲在中骂几句 带公交卡离家出走15天

2005年,毛女士一家从陕西老家来宁波打工。丈夫夏先生是一名送奶工,她则在肯德基当晚班职员,儿子建琦在宁波一所小学读五年级。

1月23日(当天是周五)下午4点左右,正在外面送牛奶的夏先生接到了他上级主管的,说他儿子和同学来奶站玩了。

夏先生一听就生气了。一般学校周五下午2点多就放学了,都4点多了,孩子不回家还在外面晃。他让主管把给儿子,直接就在里骂了孩子几句,大致意思就是这么晚了还不赶快回家,就知道玩。

夏先生没想到,这通是他和儿子之间最后的联系。

当晚儿子没回家。主管说,建琦挂断后,就和同学一起离开了,也没说去那里。

当晚到1月25日,整个周末,夏先生夫妻俩马不停蹄到处找儿子。

在他们暂住的压赛村李家,有不同的人告诉过两人,说在村里看到过孩子。

听了这话,毛女士有点放下心来,“人还在村里就好,可能在同学或老乡家蹭饭。”

孩子一晚上不回家也不担心?

“他挺贪玩的,之前也有过被他老爸骂了,就一个人坐车去慈城玩,一两天不回家,所以我不是很担心。”毛女士说。

直到1月26日星期一,到了上学的时间,儿子依然没踪影。夫妻俩这才彻底急了,赶紧到辖区甬江派出所报案。

两人也没闲着。毛女士和亲戚、老乡去过天一广场、江北万达、日湖公园等多个地方寻找,每天从白天找到天黑,曾带他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圈。

寻子过程

有次只差2分钟

爸爸就能找到儿子

想到儿子身上没钱,只有一张公交卡,毛女士就想到,是不是可以查查儿子的刷卡记录。她又赶到宁波交通治安分局求助。

根据查到的记录,1月26日一整天,建琦所持的公交卡有多笔刷卡记录,下午时曾在515路上出现过,然后又在806路上刷过。

毛女士推测,可能是建琦先坐公交车去了读书的学校,后来又坐车离开了。

而最让她担心的是,当天的公交卡显示,余额只剩下了5.8元。

民警告诉毛女士,因为刷卡记录和公交车上的视频监控调阅都有一定滞后性,想要查当天的记录恐怕有难度。

钱江晚报宁波城事1月30日曾报道过此事,当天家住宁波江北区庄桥街道晴楠东苑的袁先生看到报道后,马上拨打96068。

袁先生提供了一条有效线索,说这个男孩和儿子一起玩过,他特意让老婆把孩子叫到家里来吃饭,让孩子父母赶来看看。

钱江晚报第一时间将这条线索转给了毛女士,她也跟丈夫立刻赶往了晴楠东苑。

结果他们就快到时,袁先生通知他们,孩子吃完饭就出门了,看到大人跟在身后,就跑了。

前后就差了2分钟,线索又断了。

毛女士再次联系了警方,但建琦的公交卡一直没有刷卡记录。

2月5日,终于查到2月2日,建琦曾坐上388路,从团桥站上,坐了两站,在洪家站下的。

这次,毛女士的哥哥,还有丈夫所在的牛奶公司的同事们集体出动了,以公交洪家站为中心,向四周发散反复搜寻。

流浪经历

饿了找小朋友要点吃的

困了就在破沙发上打盹

2月6日中午11点左右,毛女士哥哥开着电瓶车,路过宁波市江北区庄桥街道姚家村时,远远看到有3个孩子在玩捉迷藏,其中1个穿着校服的孩子特别像建琦。

“哥哥走过去,大声喊了句‘建琦,回家了!’”毛女士说,当时建琦冲了过来,抱着舅舅的大腿哭了起来,哭得很伤心。

而当毛女士看到儿子的第一反应是:这孩子脏兮兮的,很瘦,下巴都尖了,真的是建琦吗?

找到孩子后,毛女士和丈夫没骂他一句,15天来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也没有急着问,只带着孩子回家洗了个澡,让他吃了顿热乎饭。2月6日晚上,建琦钻进了暖和的被窝,一会就睡着了,睡得很香。

2月7日上午,毛女士和丈夫跟建琦长谈了一次:

“建琦说,不敢回家主要是怕爸爸打他,宁可在外流浪。15天中,他先是在晴楠东苑小区附近,后来去了姚家村一带。

白天就和那边的小朋友一起玩。饿了就让小朋友分点零食给他,如果没有就饿一顿。晚上睡觉,开始是在晴楠东苑小区外面一个被丢弃的破沙发上打盹,保安问过他,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回家?他没回答;后来到姚家村,就找村里没有风的地方躲起来,天气太冷,其实就没怎么睡过。”

关于为什么不打给妈妈,建琦说,怕妈妈会告诉爸爸自己在那里,还是会被爸爸打的。

毛女士也纳闷,他们平时对儿子并没那么严格,不知道为什么儿子会这么想。她和丈夫也都跟建琦强调过了,有什么想法,要及时跟爸爸妈妈沟通,不会打他的。

最后,毛女士想借助钱江晚报,对那些在找孩子过程中提供帮助和关心的好心人们说声谢谢。本报 段琼蕾

微店怎么引流
小程序商城开发
小程序登录入口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