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反腐风云 法律诉讼2-对立公堂前历史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09:33:51

反腐风云 法律诉讼2:对立公堂前历史

.

自大鹏5.12向县法院递交诉讼状,赵法官把一书六状改成两份诉讼,因为是民事诉讼,把案件安排在东集法庭受理管辖,这是有问题的?三年前,化工厂占地工华间南与村两委在东集法庭打官司,大鹏被村两委干部授权担任法律代理写了答辩状,并与二十几个村代表与原告华间南对立公堂。

原告是在十年前随村28名青年进化工厂成为正式职工,每个人也是带着村一亩地为资本成为占地工。现在他们享受化工厂三险五保的待遇每月两三千元工资,所提出的诉求要享受华庄村民每人五千元的年终分配,这无理诉求来源于他叔爷华大岭出监后贿选成为村副主任,来源于他爷爷华大群曾担任二十多年村会计兼出纳,尽管入狱关押后释放后还退休,无理取闹的制造矛盾,有持无恐的制造事端唯恐天下不乱。

东集法庭依法判决原告华间南败诉,所提出的诉求不予支持。村两委被告是支书华阔周与村主任华大国,因为胜诉当年是要与庭长进饭店吃请深表感谢。在酒席中村主任华大国向张庭长提出:“因为化工厂占用华庄三百多亩耕地,有合同为证,为了解决生产对华庄村的环境污染,每年生产的碳渣无偿给华庄村民作为经济补偿。而实际只执行合同几年,自2000年至今已经十几年厂方不执行合同,每年华庄仅碳渣一年损失几百万元,这是一大案全县公检法各单位都知道,我建议东集法庭张庭长能为华庄受理此案。”

几天后村主任华大国来到电脑门市,向大鹏介绍了上述经过。

大鹏说:“与华间南的官司打赢了是必然的,这是一起与华庄全体村民利益息息相关的,东集法庭能依法办案吃请也不为过。但是,你提出化工厂违反合同一案东集法庭无权受理,就是东城县法院也不能审理此案。要知道法律案件是有管辖权的,化工厂现在是六个厂的化工集团,总部在聊城,原定合同的厂长现在是化工集团的董事长,要想诉讼立案只有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状,被告当然是原定合同的张董事长了。”

自从那次谈话村主任与支书再没提控告化工厂合同中碳渣一案,有可能因为东胶厂搬迁违反占地等合同,他们又请大鹏写诉状控告先解决眼前的案例吧,结果后期大鹏经过一个多月与东胶厂王副总裁交涉又会如何呢?

先说2015年5月12日大鹏向东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因为立案后民事诉讼必然由东集法庭受理,大鹏向立案庭赵庭长提出异议,因为被告与东集法庭的特殊关系,不能说从中作弊,但案件久拖不决是可能发生的。另外,村主任曾提出华庄村要建立长年的律师服务,他曾带着大鹏去电脑门市南侧的律师事务所两次,据说那个朱律师是村主任爱人的亲戚,大鹏为此反感,为了避讳重不与其办案。

县法院赵庭长是法律专科大学毕业安排在法院执行庭,在过去十几年中为大鹏办理几个案件,现在他又肩负法律立案工作,为了打消大鹏的顾虑而承诺,只要东集法庭不按法律程序办案,可以随时来法院找他反映问题。

2015年5月日东集法庭来,通知大鹏立即到东集法庭,因为那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大鹏下楼打开车库门,推出电动三轮车,用遥控器关上车库门,骑车赶紧奔东集法庭而来。在法庭收发室是周警官开了两份传票通知书,一份是2015东民初字第649号,案由: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,开庭时间:2015年6月29日上午9时。另一份2015年东民字初字第648号,案由:排除妨碍,开庭时间:2015年6月29日上午10点半,两案同一天。

大鹏问:“为什么要等到一个多月后才开庭呢?”

周警官说:“你看看我这满桌子案件袋,这也是排号开庭的结果。”

其实这个周法警也是人民陪审员,大鹏对他似曾相识又不相识,柳洼村的赵某不是告东集法庭俩个陪审员吗?周某的名字用的同音字,还有个女陪审原名字少写一个字,这体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东城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的瑕疵,为此,那个赵某控告到中央。

既然大鹏接到了法庭的传票,那被告村委会、支书华阔周、原村主任华大国、新村主任华时彩也会收到开庭传票,从此他们再也不给大鹏来,为了避嫌,大鹏也不给他们打,只有等待一个月后正式开庭当面理论了。

2015年6月28日上午大鹏接到华间彩,让他带着那份带有公章的拆迁协议书去他原毛渣厂办公室。原来的拆迁协议一式两份,他虽然是新村主任应该带着村保留的协议参加庭审答辩,大鹏没有按照他的吩咐理会。半个小时后华间彩又来,说是让大鹏在东胶厂门口见面有要事相商,大鹏只有骑着电动三轮车前去赴约。

俩人见面大鹏问:“有什么要事相商?”

华间彩说:“关于拆迁补偿的案件你不好告,现在拆迁的肖庄、林庄告状的案件很多,所有的账目已经被工业园封存,领导命令不给任何人看账。”

大鹏说:“那你要拆迁补偿协议是怎么回事?村里不是还有一份协议吗?”

华间彩说:“司法所朱律师要,以备明天开庭作为依据。”

大鹏说:“这是大国与阔周的主意,我可以给你复印件,明天我要和所谓的朱律师对立公堂。你是新任村主任,两起案都是发生在前,最好少参与。”

因为是在东胶厂大门路旁人员来往很多,为照顾新主任工作,大鹏主动与其告别。回家吃过午饭,下午大鹏骑车来到司法局找田主任,见面说明要请律师,并把两份诉状递给田主任查看。

大鹏说:“大厅里的律师很多,据说东城县只有三位是有证的律师,他们能帮助我到工业园社区经管站查找拆迁门市房补偿的指认证据,五家门市房其它四家均有补偿,这也是我提起诉讼请求的法律依据根本。”

田主任说:“你不用花钱请律师,在法庭提出由庭长调取证据就可以了。”

大鹏心里有了底与田主任握手告别,可回到家那天晚上辗转难眠,这些年来在东城各法庭与所谓的律师对立公堂几十起,不管是为原告或被告打官司,还重来没有输给对方,怎么轮到自己却有些瞻前顾后了呢?也许明天开庭所谓的被告村官,均是大鹏历经十年努力扶持华庄村的领导核心,而他们却穿着新鞋走老路的结果,就想以个人问题作为华庄反**斗争的典型案例。

要说那个所谓的朱律师,其实他就连法律工作者的资格都不够。华间南在东集法庭败诉后告到聊城中院,原告中有他的亲爷爷华大群,被告中有他的叔伯爷爷华大岭是村副主任,然而,在开庭中村主任与副主任却大闹公堂。

华大国给大鹏来说:“华大岭以村副主任的名义上午是被告,下午却在法庭上成为了原告的证人,他说是原告的爷爷,在两年前他担任村干部时原告也是化工厂的占地工,他证明给原告按村民待遇给了村民的年终分配五千元,气得我在法庭上与他吵了起来,可气死我了…。”

大鹏说:“你气什么气?你应该气他才对,首先你问问他一年前在哪呢?在监狱里服刑,你向审判长提出,既然他自称是原告的爷爷,血缘关系能不能作证?你聘请的朱律师难道不懂法律吗?为什么屁都不敢放?”

那天村主任华大国从聊城法院回来,到电脑门市房又介绍他的气和法庭处理结果,村支书考虑村民感情,在法院维持原判基础上,他提出给原告一半诉讼费一千元,可那也是村民的钱啊!这难道不是一个村支书买动人情吗?而其它被告和所谓的律师为什么顺从的违背法律的尊严呢?

大鹏回忆过去在山东的28年一件件往事,什么法律、真理有些被村官们漠然的践踏,那又能与谁评理追求呢?也许是到了后半夜才蒙蒙浑然的入睡进入梦乡,可这对于第二天开庭的思绪必然会造成多少不利的影响。

请看法律诉讼3:开庭第一案风波。

打击盗版,支持正版,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。,

九江市中医院怎么样
中山市古镇人民医院怎么样
好消息!干细胞疗法有效治愈糖尿病
榆林著名妇科医院
绍兴治疗牛皮癣的医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